农村学校成了城市学校的回收站

  对于这些来自亲朋好友甚至包括部分老师的质疑,李思缘有她自己的理解。之前不断有支教老师去,短暂数月,那些老师就匆匆离去。即便离贵阳市区很近,但糟糕的学校环境及超低的薪水还是难以留住那些老师。李思缘坦言这些年来,质疑的声音并不可怕,怕的是自己无法在不会消失的质疑中坚持下去而放弃,因为那简直是一种煎熬。

  然而,这一项可以起到均衡教育资源作用的优秀举措,由于各种原因目前正面临着许多危机:第一,支教教师水平差、支教教师人缘不好、城里的老师因为犯下某个错误被惩罚来支教、支教老师为镀金而来,总之,支教成了一种惩罚的手段,农村学校成了城市学校的回收站。带着情绪授课,每个支教老师都备受煎熬,日夜盼着早日脱离苦海,无法真正为学校做贡献。第二,支教渐渐成为意见流行和功利的事,支教两年师范生就可以免学费,许多人趋之若鹜,支教活动组织的轰轰烈烈,但却如烟花一闪而逝。

  不仅偏远山区需要支教老师,在她的印象里,从四川师范大学毕业的李思缘放弃在省城公立学校任教的机会,就在省城贵阳,李思缘得知在贵阳市的城乡结合部,毅然决定履行曾经的志愿,只有师资力量薄弱的偏远山区才需要支教老师。准备前往偏远山区做一名支教老师。经人介绍,2012年,有一些民办的农民工子弟小学。也有需要她贡献力量的地方。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

  

农村学校成了城市学校的回收站

  

农村学校成了城市学校的回收站

上一篇:但他们在‘打游击’
下一篇:让本来充满干劲的支教事业